江淮汽车靠“补贴”“捆绑”难解困 今年目标恐落空-迪亚特洛夫事件

作者:世界地震发布时间all:2020年03月28日 17:13:55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江淮汽车靠“补贴”“捆绑”难解困 今年目标恐落空

自身“造血”才能发展强大近几年,江淮汽车可谓爱打“全面开花”之战。除了“商乘并举”的车型全面覆盖。在车企合作方面通过“捆绑”大众和蔚来试图突破困境。江淮汽车2019年年报也可看出端倪,年报称,“2020年江淮汽车将精心运作好与大众汽车、蔚来汽车等合资合作项目,大力提升国际化运营能力。”

江淮汽车与大众成立合资公司江淮大众后,旗下首款纯电动汽车思皓E20X去年9月上市,不过,这款车型看似生不逢时,毕竟南北大众以及特斯拉、宝马等车企都相继推出新能源车型。看似在夹缝中求生的江淮大众,也难以得到大众的核心技术。在崔东树看来,采用与蔚来、大众合作的方式是江淮汽车当下的优势选择,既有助于分散经营成本,各方之间也实现了互助。但从长远看,自身没有过硬的品牌竞争力和核心技术,也会被队友甩下。

江淮汽车3月25日发布的公告显示,占公司总股本的 7.1%的建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减持公司股份仍在进行中,减持计划尚未实施完毕。遭股东减持的同时,江淮汽车3月19日发布的年报显示,2019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.06亿元,实现扭亏。不过,从单纯反映经营业绩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净利润数据看,江淮汽车去年实亏达9.78亿元。

扭亏后的政府补贴江淮汽车2019年年报显示,江淮汽车2019年总营收为472.86亿元,同比下滑5.58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.06亿元,较2018年的亏损7.86亿元相比,实现扭亏。

崔东树认为,嘉悦A5上市以来的销量数据还是很不错的。不过,自主品牌在传统车领域内压力很大,尤其是乘用车方面很难取得有效突破,且当下自主品牌中传统车型销量较好的主要集中在SUV车型。同时,他表示,车企要有自身优势和特色才能更好参与竞争,江淮汽车的产品竞争力不够明显。

汽车分析师贾新光认为,江淮汽车自2004年选择“商乘并举”策略后,既没有将原先最具实力的商用车做到极致,乘用车发展又无明显突破。尤其是乘用车,成为实力“战将”的畅销车更是寥寥无几。

与此同时,江淮汽车的货币资金逐年减少,2019年货币资金为82.29亿元,只有2016年160.32亿元的一半。债务连年攀升,其中,2019年短期借款为44.5亿元,较2016年上涨168%。

K图 600418_0

原标题:江淮汽车靠“补贴”“捆绑”难解困,今年目标恐落空

钱紧折射出江淮汽车主营业务的“不好卖”。事实上,2019年江淮汽车销量为42万辆,同比下降近9%。其中乘用车全系车型销量全面下滑,SUV车型同比下滑近7%,MPV以及轿车同比下滑分别为32.66%和21.68%。而从主营业务分产品营收情况看,乘用车去年营收172亿元,同比减少超13%。

江淮汽车近年来也在努力提升市场竞争力。比如,2019年11月上市的全新轿车嘉悦A5,被江淮汽车称为步入乘用车3.0时代的新作。嘉悦A5上市以来销量累计超1.4万辆,但却呈现逐月下滑态势,今年2月嘉悦A5销量1010辆。

崔东树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江淮汽车作为地方政府重点支持的企业,在国家支持的项目上投入较大,且近年来大力度发展新能源汽车,获得了更多中央以及地方政府给予的补贴支持。

从市场份额看,据中汽协3月1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江淮汽车无缘2020年2月车企销量前十榜单。从乘用车前十榜单看,与最后一名长城汽车0.79万辆销量比,其0.4万辆的成绩也较为逊色。从商用车前十销量看,江淮汽车2月销量0.7万辆排名第五,是排名第一北汽福田销量的一半。这也意味着,江淮汽车在产品、品牌竞争力方面与主流自主品牌仍存在差距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江淮在过去四年里累计获得的政府补贴已超80亿元,其中补贴退坡的2018年,江淮获得12.78亿元政府补贴。据江淮汽车2019年年报,截至本报告期末,公司应收新能源财政补贴资金余额 38.8亿元,计划在4年内收取完毕。对于车市下行的当下,这或许能给江淮汽车一个喘气的时机。不过,业内人士分析,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逐渐退出,江淮汽车将面临巨大挑战。

在车市下滑的2019年,江淮汽车在销量、营收均下降的情况下,能够实现同比扭亏实属不易。细究背后,这份成绩有11.17亿元的政府补贴的支撑。2019年江淮汽车累计获得补贴项目包括新能源汽车研发补助、科技创新专项资金、国家进口贴息等十余项补助项目,计入当期的政府补助总额11.17亿元。

江淮汽车靠“补贴”“捆绑”难解困 今年目标恐落空

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,江淮汽车与蔚来合作的项目交付量已超2万辆。双方合作的第三款新车也已亮相。此外,江淮汽车近日还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安徽省分行申请16亿元的授信业务,并以公司名下评估价值不低于27亿元的房产和土地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。尽管江淮汽车没有披露此次授信资金的用途,不过此举也被分析人士解读或与蔚来汽车筹划的“蔚来中国”项目有关。值得注意的是,眼下小鹏汽车已经摆脱代工,拥有了自己的工厂,蔚来汽车是否将来也会摆脱江淮汽车代工,值得深思。

看似盈利,实则难逃亏损的背后,是江淮汽车对新能源补贴的过度依赖。梳理江淮汽车的发展看,核心产品不突出,2019年江淮汽车销量同比下降近9%。此外,江淮汽车“广撒网”,通过为蔚来代工,以及与大众合资生产纯电动车的“捆绑利益”。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3月26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与蔚来、大众合作虽然有助于分散经营成本,但非长久之计。而且自主品牌在传统汽车领域承压明显,这让乘用车优势本就不明显的江淮汽车,想实现突破很难。

钱紧折射“不好卖”尽管有“补贴”扶持,但江淮汽车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则为亏损9.78亿元,且呈现连续三年亏损,其中,2018年该项亏损18.77亿元。这个数据实则反映江淮汽车当下经营状况的艰难。

2020年,江淮汽车计划产销各类整车及底盘45万辆-50万辆,同比增长6.83%-18.70%,预计可实现营业收入500亿-550亿元,同比增长5.57%-16.13%。江淮汽车今年前2个月产销均下降超4成,完成今年的产销目标还面临不小的挑战。崔东树认为,疫情对全球经济产生的冲击下,江淮汽车完成这一销售预期难上加难。不过,他也表示,在各项刺激消费政策和举措相继出台后,未来市场充满变化,下调销售目标意义也不大。




安禄山与杨贵妃整理编辑)

江淮汽车靠“补贴”“捆绑”难解困 今年目标恐落空相关新闻

专题推荐